最新 地图

第21章 口嫌体正直

发布时间:2021-02-23 21:55:48 来源:锁闩网

盛江别墅。张妈看见顾拾月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去了,立刻迎上来围在她看了看:“太太您怎么样没事儿吧!”顾拾月摇了摇头,她握着张ma的手又问道:“你有也没事,那些记者有也没张妈看到顾柒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,立马迎上去围着她看了看:“太太您怎么样没事吧!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失忆娇妻闹离婚》在线阅读>>



盛江别墅。

张妈看到顾柒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,立马迎上去围着她看了看:“太太您怎么样没事吧!”

顾柒月摇摇头,她握着张ma的手反问道:“你有没有事,那些记者有没有为难你。”

张妈笑了笑,颇有些得意的道:“不用担心,我能有什么事儿?”

顾柒月听她这么说,放了放心,扬起牵强的笑容:“那就好,张妈我突然有点累了,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张妈见她脸色苍白,眉间拢起皱褶:“太太,你在外面吃过饭了吗?身子是不是不舒服,要去医院看医生吗?”

顾柒月只是觉得身心疲惫,倒不是身子不舒服,她轻笑:“不用,可能最近睡的太晚,白天犯困了吧。”

张妈转念一想确实如此:“那太太先回卧室睡一觉,等晚饭我叫你。”

一小时后,时彦舟回了家。

“先生回来了,晚饭想吃什么?”

时彦舟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那女人,俊脸平静的淡漠:“太太呢?”

张妈望向二楼卧室的方向:“太太今天有点累了,还在楼上睡觉。”

印象里,即便是住在医院里顾柒月也很少睡午觉,好像她每天都有数不尽的精力无处安放。

“她睡多久了?”

张妈老实答道:“差不多,有两个小时了吧。”

时彦舟垂眸看了眼戴在手腕处的名贵腕表:“我上去看看她。”

张妈为时彦舟突如其来的关心欣慰不已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她越来越喜欢太太了,打心底希望先生太太两人能百年好合。

她抬起头,忽然注意到时彦舟纯白衬衣的领口有一道红痕,她怕自己看花了眼,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,不是女人的口红印是什么?

“先生……”

时彦舟侧过脸神色露出淡淡的狐疑。

张妈指点自己与他相应位置的衣领:“先生…你那里口红印,还是…先清理一下吧。”

时彦舟深眸微缩,脸上挂着谁也看不透的神情,绯色的薄唇抿着,修长白皙的手指扯开领口的纽扣上了楼。

张妈惊魂未定的抚着胸、口,身边围过来其他几名佣人。

“什么情况?先生真的在外面……”

“去去去,说什么呢?先生和太太最近的关系很好的。”

“有钱的男人哪个不偷、腥,更何况还是咱们又帅又有钱的先生,外面的女人像是一群没有脑子的苍蝇,见了还不是疯一样的扑过来。”

“张妈,要不要告诉太太啊!”

张妈皱着眉头,表示不赞同:“你们还想不想留在这里工作了?这事先不要告诉太太。”

那几名佣人认同的点点头,心里有了底,然后各自去忙各自的事。

卧室里,顾柒月打了个寒颤,从睡梦中冻醒,她睁开惺忪的双眼,望着窗帘被风掀起的一角才想起来睡觉之前没有关窗户。

她揉着发昏的脑袋,起身来到了一楼。

张妈笑着道:“太太你醒了,饭菜都做好了,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。”

顾柒月脚步虚浮的走过去,为自己倒了一杯水,缓解嗓子的干涩。

余光扫到扔在沙发上的男人外套,毫无疑问就是时彦舟的。

原来他已经回来了,为什么没有看到他呢?

顾柒月挥去所有有关他的思绪,嗓音嘶哑:“张妈,先帮我盛碗粥吧。”

“呀!太太你嗓子不舒服,是不是受风感冒了?”

不说还好,经张妈这么一说,顾柒月感觉自己哪里都难受,好像真是感冒了。

她嘴硬道:“应该没有。”

男人不急不缓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身体不舒服不想去医院,可以打电话叫家庭医生。”

顾柒月藏在袖子下的手指紧紧攥着衣角,她分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,也许是相信过他太多次,最终还是没逃过被打脸的定律让她很难过。

一想起被他骗的团团转,藏在内心的委屈就无休止的翻滚不停。

男人靠近她,低哑沉稳的声音似乎放软了些:“怎么了?”

顾柒月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的温凉气息,鼻尖嗅到男人惯用的沐浴露味道。

她转过身,眸色深凝,意外男人回到家还顺便洗了个澡。

他的头发还带着湿意,俊美的脸棱角分明,薄唇透着淡淡的绯色,眉眼如画,睫毛没有长的夸张,但异常浓密。

她撇开眼淡淡解释,嗓音沙哑的远不如原声清亮:“没什么,可能受了点风寒,嗓子不是多么舒服。”

“这是感冒的前奏,吃过饭吃点药吧。”

顾柒月与他拉开了些距离,扯了扯好看的唇形:“张妈说小毛病可以不用吃药,多喝点开水就好了。”

还在厨房里忙活的张妈被迫躺抢,她发誓,从来没有对太太说过这种话。

时彦舟一双深眸一瞬不瞬的盯在她的脸上,不是他多虑,总觉得今天这女人有些奇怪,看他的眼神都淡得稀疏。

顾柒月推开沉重的餐桌椅坐在他对面,拿起摆好的碗筷,不经意的抬眸对上他的视线。

心下微惊,眉头跳了跳清了清嗓子:“咳咳~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?”

时彦舟不藏不掖的道:“没问题,就是觉得你有事瞒着我。”

哈??

顾柒月觉得这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,该闷、骚时不闷、骚,该坦然时一脸的高深莫测,让她玩猜猜猜的游戏。

她故作轻松的道:“你想错了,我哪有什么事能瞒的过你。”

时彦舟从容不迫一本正经的想了想,淡淡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,在你不高兴的时候是不会喊老公的。”

顾柒月原本郁郁寡欢的心情直接被他逼吐血,以前喊他老公不是被嫌弃的不得了吗?

怎么的?口嫌体正直?还挺美滋滋的在心里记下了?

“呵呵!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老公,越有钱越小气,给零花钱算计到小数点,我都不应该叫你老公,应该改口叫总监!”

时彦舟狭长的眸子慵懒的看着她,没说话,甚至没皱眉,俊美的脸不温不火,神色看上去格外的淡,但顾柒月却觉得毛骨悚然。

她说什么了?好像没说什么吧?不过实事求是,不小心说了真心话。

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 站点公告   |    加入我们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 网站首页
Copyright © 2008-2017 http://www.suoshu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-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